台商二代徐御格:携文创与600年故宫相约
中新社北京5月15日电 题:台商二代徐御格:携文创与600年故宫相约  作者 杨程晨 李雪峰  “很多台商二代会全盘否定‘创一代’的一些理念以及对其事业的帮助,我一直认为这是不对的。有父辈们的‘1’,你就可以在后面加更多的‘0’。”图为徐御格在今年冬天于北京故宫附近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。 中新社记者 李雪峰 摄  中学时期便随父母长居北京的台湾女孩徐御格,已在大陆生活17个年头。从当初参加大陆高考并考入中国政法大学,到读书时期初尝北漂创业,再到如今成为独当一面、经营文创品牌的创业者,她不讳言台商二代身份对自己的帮助。  “坦白说,如果没有父母这样的基础,我真的是从一无所有的零基础打上来,会比现在苦很多。”但这一年轻群体,在她看来亦有必须面对的发展窒碍。  母亲邱姿瑛曾是全国台企联副会长,深耕文化产业,生意版图遍布文物拍卖展览、文创商品设计等领域。不出意外地,徐御格在大学毕业后首先加入母亲的企业,数年后在家人鼎力支持下创办文创品牌“台湾印象”,将颇受好评的台湾商品引入大陆北方市场。她近日在朋友圈透露,即使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“台湾印象”依然不断有订单。图为1月19日,徐御格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。 中新社记者 李雪峰 摄  “台商二代接班,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。这些曾被送到欧美国家念书归来的年轻人,很难让企业里的长辈真正心悦诚服。从未在基层得到锻炼的二代们,一回来就要面对残酷的办公室斗争。”  她进一步指出,“与生俱来的骄傲”是许多二代身上都有、却不自知的问题。这些年轻人认为自己学有所成、能驰骋商海,甚至有的还看不起父母的那一套老想法。然而很可能的结果却是,能力和经验的不足无法让他们脑中的新观念有效付诸实施。图为1月19日,北京,徐御格在故宫角楼咖啡厅考察项目。 中新社记者 李雪峰 摄  父母常告诫徐御格,以德服人或以能服人,是立足于公司的两套方法。前者对年轻人而言太过遥远,摆在徐御格面前的只有一条道路——比一般员工出更多力、吃更多苦,才能让“老臣”肯定这位女生有心气、有能力,并非只是老板的“掌上明珠”。  寒冬腊月天坛练摊、参与产品设计挑战未知……徐御格从第一天工作起便加入基层员工行列,尽力打破外界刻板印象,帮助公司探索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路径。  2019年两岸企业家峰会及海峡论坛期间,徐御格参加全国台企联青年工作委员会主办的台商二代大会师活动。其间,她以自身经验与更多“二代”分享“如何实现接班与创新之间的平衡”。  “虽然我们的父辈是有一定的资历和一定的财力,但请不要把台商二代简单看成是‘富二代’。”徐御格强调,台商二代是一个身份多元的群体,包括年轻台干、青年创业者等。在他们身上既看得到台湾特有文化符号,也能发觉其结合所在的大陆城市的当地特色。“台湾印象”在业务发展的同时,也希望成为来大陆发展台青的平台和枢纽。  2020年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5周年,也是紫禁城建成600周年。这个冬季,徐御格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展示故宫授权“台湾印象”设计制作与销售的特许商品。推出具文化符号的文创产品,是徐御格为“台湾印象”设计的未来前进方向。此番与故宫的合作,她格外看重。  “(故宫)不会再有第二个600周年,很高兴我们能有这个机会合作。”她谈到,希望将这样的合作延续下去,整合台北故宫、北京故宫、沈阳故宫“三宫”的资源、特色产品,形成新的产业链。  眼下,“台湾印象”也在调整发展策略,期许与更多的大陆城市合作推出有关“两岸印象”的新产品。  在她看来,两岸深耕文化创意产业的人才越来越多。两边相比,台湾年轻人偏好创新性、原创性强的产品,大陆从业者则对于某一领域挖掘更有深度。“我觉得这两者结合,会把带有中华文化印记的文创带向高峰。”(完) 【编辑:吉翔】